创业交流故事会服装服饰游戏资讯心情说说家居生活戏剧歌舞趣闻趣事动漫资讯范文论文医疗资讯明星资讯 更多

龙女

2020-05-22 03:43:22 来源:河间资讯网

传说东海里有个海龙王。海龙王有个女儿,名叫琼莲。琼莲长得又聪明又漂亮。

常言说,美不过天堂,富不过龙王。龙王主管着水府,水府中各种宝物应有尽有。琼莲从小受到父母的宠爱,过着富裕的生活。

琼莲长到18岁,感到心中好烦闷。为什么呢?她自己也说不清。

龙宫里规矩大,戒备森严,平日她不能随便到外面去。她听说,海外面有座大山,山上有佛寺古刹,风景十分优美。她只能自己在龙宫里想象这美景,可从来没见过。她多么想到外面去看一看啊!可是父母拘管得紧,又有什么法子!

这天,老龙王夫妇出门作客去了,琼莲决定走出龙宫,就带了丫鬟翠荷偷偷地溜出大海。她一出水面,觉得外面的天地太广阔了。她往上看,蔚蓝蔚蓝的天空和大海连接在一起。极目远眺,远处水天一色,十分壮观。海上的景色这样美,人间的景色如何呢?她怀着一颗向往着美好景物的心,信步向着岸边走去。

琼莲来到大海的岸边,天色已经慢慢地黑下来了,晚风送来了阵阵悦耳的琴声。她侧耳细听,琴声有时象风吹松涛吼不断,有时象河中流水响淙淙,有时象环佩相击丁冬响,有时象战马咆哮鸣不停。她越听,越觉得琴声悠扬,妙不可言,她打发翠荷前去看看,是什么人在那里弹琴。

翠荷领了小姐之命,寻声来到一个寺庙。她仔细看了看,回来报告说:

“弹琴的是一个秀才。这秀才年轻貌美,温文尔雅。他的琴弹得好极了,不用说小姐您知音,便是我这不懂音乐的人听了,也觉得动人。”翠荷报告完了,极力撺掇小姐前去听琴。

这弹琴的书生名叫张羽。张羽从小学习刻苦,不幸父母早亡,家中贫困,只好晚间惜寺庙的灯光学习。除了攻读经史之外,琴棋书画,样样精通。

这天晚间,张羽正在弹琴,弹到高兴之时,有根琴弦忽然发出高亢之声。

张羽把琴慢慢地往旁边一推,自言自语地说:“琴弦忽发高亢之声,莫非有雅人在听?”他站起身来,要到外面去看看。

琼莲在窗外听琴,听着听着,心驰神动,已完全进入了音乐的美妙境界。

正听到高兴处,琴声嘎然而止。她还没从音乐的境界中走出来,张羽已从室内走出来了。

琼莲见有人走来,忙转身躲避。刚要移步时,张羽已来到面前。她举目观看,见这秀才十分英俊,不禁暗中赞叹了一声:“好一个英俊的书生!”

张羽看见琼莲,也在心中暗想:“人间竟有这样美的女子!”这样一边想着,一边上前施礼:“小生这厢有礼了。敢问小姐贵姓芳名,家住何方?”琼莲急忙还礼,答道:“姓龙,小字琼莲,家在绿波东。”

琼莲回答,已含蓄地告诉他,自己是龙王的女儿。可张羽却没有往这方面想,说道:“小姐为何深夜至此?”琼莲说:“刚才听到远处传来琴声,十分悦耳,特来欣赏。”张羽客气地说:“既是专为听琴而来,那就是知音了。请小姐屋里坐坐,待小生再奏一曲,敬请指教。”

琼莲见张生很诚恳,说声“领教”,就带着侍女翠荷走进张羽的书房。

她听完了琴,又问道:“敢问先生高姓?”张羽见问,就滔滔不绝地答道:

“小生姓张,名羽,本贯潮州人士,暂借寺内僧房一间,早晚温习经史。”

说完之后,又补充了一句:“小生父母早丧,只孤身一人,尚未婚娶。”

侍女翠荷见他絮絮叨叨说了一大堆,深怕小姐听了多心,就假装生气的样子,嗔怪道:“你这秀才,谁问你有无妻室来?”张羽的小书童见丫鬟这样说,就走到她的面前,顽皮地说:“不仅我相公没有婚娶,我书童也还没娶妻呢!”琼莲倒落落大方,并不介意。又把自己是东海龙王的女儿的身世,如实地告诉了张羽。

张羽见琼莲不但貌美,而且举止大方,谈吐不俗,就正式向她求婚。琼莲想了想说:“先生知识渊博,为人正直。您好意向我求婚,我心中倒是挺乐意的。只是有父母在堂,需要回去禀明父母。你可在八月十五中秋节,前来我家。我父母若同意,就可招你为婿。”张羽说:“既然你自己已经同意,何必还要等到中秋节!时间太长了,我明天就去不好吗?”琼莲说:“有情不怕隔年期。既然真心相爱,这时间也不算太长。”张羽说:“如此,就依小姐,只是不知如何能到你家里去?”琼莲说:“我家离这里并不算太远。

虽然说沧海三千丈,险似巫山十二重,只要有信心,有勇气,就能去得了。”

张羽没法儿,只好说:“既然小姐这样说了,只希望小姐言而有信。我张羽是个老实人。”琼莲说:“先生只管放心,只要你误不了约期就好。”

张羽说:“小姐既已许诺,能不能给我留下个信物?”琼莲说:“我出门时,什么东西也没带。”她又想了想,说:“我身边只有一个冰蚕织的鲛绡帕,送给你权当个信物吧。”临分别时,琼莲一再叮嘱他:“八月十五日,一定要到海边来,千万不要误了日期。”

琼莲与张羽话别的时候,书童和侍女翠荷也在道别。书童说:“翠荷,你送我个什么东西作为信物呢?”翠荷笑了笑说:“我没有别的东西,只有这把蒲扇,送给你生火炉时扇火用吧。”

龙女琼莲走后,张羽日夜盼望中秋节早日到来。他过一天好象过一年,还离中秋节好长时间,就等不及了。他也不带领书童,一个人离开了古寺,向着海边走去。书童得知相公一个人走出,就赶紧去寻找。

张羽走了好多天,这天走到一个半山腰里。他抬头看,见青山幽幽,古木参天。再往前走,有一条大山涧挡住去路。往前走,走不过去,往回走,又迷失了路径,一时没有办法,只好先坐在一块大石头上喘气。

恰好东华仙姑打这里经过。张羽赶上前去施礼问路:“仙姑,请问这是什么地方?到东海去该怎么走?”东华仙姑看了看张羽,没有回答他的问话,反问道:“你是哪里人氏?因何到此地来?为何到东海去?”张羽很有礼貌地老老实实地把自己的事情告诉了东华仙姑,还说:“此时迷了路,请求仙姑指引。”东华仙姑又问道:“依你说来,那女子乃是龙王的女儿,你怎么敢和龙王打交道?你可知道龙王的厉害吗?”张羽说:“我看那女子很是温柔,想来她父亲也不会太厉害。”东华仙姑说:“你有所不知,龙王的脾气可大啦!他一抬头,就会掀起万丈波涛;他一翻身,就能淹没四海良田;他一生气,就能摧毁三山五岳;他一发怒,就能倒海翻江。他喜怒无常,霎时之间能兴云吐雾;转眼之时,可使雨骤风狂。你一个文弱书生,去和他打交道,倘若惹他生了气,岂不白白送掉性命!”

张羽听了东华仙姑的话,心想,老龙王既然这样厉害,这门亲事怕是难成了。东华仙姑见他沉默不语,就劝他说:“依我之见,你还是回去吧。试想,龙王的女儿,住在海底,你如何能见得到她?”张羽听着仙姑的话,耳边响着琼莲嘱咐他的声音:“只要有信心,有勇气,就能去得了!”他就对东华仙姑说:”那女子是一片真情。就凭这一点,我也要去找她。哪怕千难万险,我决不后退。”东华仙姑问道:“怎见得那女子对你是一片真情?”

张羽说:“她若不是一片真情,就不会给我留下信物。”说着,他把鲛绡帕拿出来给东华仙姑看。

东华仙姑接过鲛绡帕看了看,说道:“这鲛绡帕果然是龙宫之物,看来那女子待你是一片真心,只怕她父亲脾气古怪,不肯把女儿嫁给你。”张羽虽然很发愁,但他去东海的决心和意志并未动摇。东华仙姑看到这情形,就自言自语地说:“罢罢罢,我就成全你们这件好事吧。”说着,从身边取出三件宝物:一个银锅,一枚金钱,一柄铜勺,对张羽说:“你把这三件东西带上,只要按照我说的办法去做,就能降伏龙王。”

张羽向东华仙姑行了礼,拜领了三样宝物。东华仙姑又教他用法:“你到海边,把银锅架好,用铜勺从海中舀三勺水盛在银锅里,把这枚金钱放在锅内的水中煮。银锅的水煎下去一分,海里的水就要下去十丈,若是银锅里的水煮干了,东海里的水也就干了。海里要是没有水,龙王怎么办!他怕你煮干,必然会出来求告于你。这时你和他讲条件,他自然会答应的。”张羽听了,十分高兴,又给仙姑行了礼,问去东海还有多远。东华仙姑说:“不远了,我把你送出这个山涧,再走几十里,就看到海岸了。”

张羽谢过东华仙姑,沿着仙姑指引的方向,向着海岸走去。

书童沿着张羽的足迹寻找主人,他赶到这里的时候,正是主人接受东华仙姑三件宝物的时候。等主人和仙姑告辞后,他就追了上去,随着主人往海岸而去。

八月十三,张羽就带领书童赶到海岸边。他在海边等了三天,不见琼莲出来。他认定,琼莲不会食言,一定是老龙王不让她出来,他决定,按东华仙姑教的办法办。他拿出三件宝物来,让书童找了几块三角石头把银锅支起来。自己拿了铜勺到海中舀了三勺水,添在银锅里,把那枚金钱小心地放到银锅中。书童就要点火,张羽说:“再等片刻看看。”

龙女琼莲那天与张羽告别,回到龙宫,把自己听琴、张羽求婚和约他中秋节来等等经过,对父母说了。老龙王说:“他是凡人,如何能作我水府的女婿!”并责怪女儿不该私自出水府与凡人交往。他不但不同意琼莲的婚事,反而对她管束得更严了,不准他越出水府一步。琼莲只好在龙宫里干着急。

张羽等了又等,一直不见琼莲出来,也不见大海有别的什么动静。书童性子急,几次要点火煮,张羽一次次劝他:再等片刻。最后实在等得没有指望了,只好答应书童举火。书童点起火来,湿柴不易燃,冒着浓烟。正好他带着龙女的丫鬟翠荷送给他的那把蒲扇。他用蒲扇煽了煽,火烧得正旺,不一会儿,银锅里的水就沸腾了。这时,大海也不安起来。

大海里的水上下翻滚,海内的大小鱼儿都急得乱跳,龟将军、鳖元帅,连同那些虾兵蟹将,一个个都慌了神,赶紧去向老龙王报告。老龙王听说,赶紧召集大臣商议对策。武将们说:“必须立即兴兵,驱逐煮海者,否则,全水族都要被煮死。”文臣们说:“他既有煮海的宝物,一定有些来历。最稳妥的办法是到石佛寺中请长老出面调停,请他把火熄掉。”

老龙王采纳了文臣的建议,派人去石佛寺央求长老。

石佛寺长老正在禅床打坐,见东海龙王派员来求情,长老是个好心人,听说海内告急,岂能坐视不救!就答应到岸边去看看。

长老来到岸边,见张羽和书童在用盛火煮海水。他走上前去问道:“秀才,你在煮什么?”张羽回答:“我在煮海。”长老问:“为什么要煮海?”

张羽回答:“老龙王不通人情。他女儿琼莲真心约我来相会,是他不让他女儿出来。”长老问:“你怎么知道她是真心约你?”张羽回答:“有她给我的信物为证。”说着把琼莲赠送他的鲛绡帕拿给长老看。长老看了看,说道:

“这真是龙宫之物。”他劝张羽不要再煮了。张羽说:“长老,你不要管我。老龙王若不让他女儿出来,我就不能停火!”

长老见张羽的意志很坚定,就说道:“秀才,不要生气,也不必煮了。

老僧带你到龙宫去,劝说龙王,让他招你为东床,由老僧作媒,你看可好?”

张羽说:“感谢师父一片好意。只是这白茫茫的一片大水,无边无岸,小生是个凡人,如何能去得?”长老说:“秀才不必多虑,你有一片诚心,只管跟我去就是。”

张羽吩咐书童收拾起三件宝物,以便跟着长老去会龙王。书童对长老说:

“要去也可以,须是小姐身边的丫鬟翠荷配我。不然的话,我依旧在这里烧火煮海。”长老说:“你怎么知道翠荷肯配你?”书童说:“她也给我留了信物。”说着把扇火的蒲扇举给长老看。长老笑着对书童说:“你快收起宝物在这里等着,让你主人先跟我去见龙王。我定让有情的人全都称心如意。”

长老带领着张羽来到水府。这时海龙王正被煮得难耐。见长老到来,喜得老远就去迎接。又见后面跟着个书生,长得眉清目秀,举止不凡。又见他有煮海的本领,对他与女儿的婚事心中已是认可了。就吩咐把书生领到客厅招待,自己和长老留在殿内商量如何安排当前的事。经过长老的劝说,老龙王同意了琼莲的婚事,并请求长老做媒。

张羽和琼莲当晚就举行了婚礼,两人相见,说不完离别之苦,道不尽相思之情。说了一会儿眼前的幸福生活,又谈了一番日后的理想。说着说着,不觉天已大亮。这时老龙王又着人来叫他们前厅会客,会完客,老龙王就和张羽拉起家常来。老龙王问:“你煮海的宝物从何而来?”张羽不好意思地说:“我是个穷书生,没有什么宝物,只有一片赤心。是一位仙姑送给我的。”

老龙王说:“果然是诚心感动真佛身。可你这一煮啊,险些热煞老夫。”又笑着对女儿说:“这事都是琼莲惹出来的。”琼莲也顽皮地说:“这事全怪爹爹。依我看,幸亏这一煮!若不是这一煮啊,哪里就有今天这般美满?爹爹要是不回心转意,我倒愿意这火烧得更旺些呢。”一席话说得大家都笑了。

龙王见小女琼莲与张生情投意合,也分外高兴。就吩咐重新摆开酒宴,庆祝女儿新婚之禧。

  • 河间资讯网 版权所有
  • meilemenyule590.cn copyright 2014 - 2021